电机控制器 | 叉车控制器 | 电动车配件 | 其他              

补贴退坡大限之后,电动车价格全面上涨了吗?

2019-06-28

6月23日,一个寻常的周末下午,上海市区某新能源汽车4S店内,销售人员李强正在向他的客户下“后通牒”:“25号之后就要退补,价格肯定上涨,不如先签个意向合同把价格锁住。”

店里客流量不大,另外几个员工坐在一边各自打理着文件。李强见客户还有些犹豫,缓和了一下语气:“今天不签也没关系,不过好是这两天定下来。”

按照3月财政部等四部委发布的文件,6月25日是新能源补贴新政过渡期的后,此后,无论是纯电车还是插电式混动车,都将按照今年退坡后的标准申请补贴。

随着行业的快速发展,政策对新能源汽车直接的扶持力度每年都在降低。但与往年相比,2019年的补贴退坡非同小可:不但补贴标准将降低约50%,而且地方补贴直接退出。在北京、上海等新能源汽车的重要市场,地补的标准一般能达到国补的50%,如此算来,今年补贴退坡的幅度接近70%。

这给新能源汽车的定价策略带来了挑战,如果完全与补贴同步,无疑将造成终端市场价格的震荡,如果要维持价格稳定,车企和经销商又必需自掏腰包、让利经营,如何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是诸多车企面临的难题。

时间越来越紧迫。但在后关口,过渡期后的定价策略仍无迹可查。“涨价是肯定的,但具体涨多少谁也不知道。”李强坦言。智库君走访发现,不少小型经销商的负责人也尚未从车企处获得新的定价策略,而车企负责人对此的表态,也是模棱两可。

6月26日,新补贴执行的天,大多数国内品牌仍未释放出终确定的新价格,而是选择在终端维持原价,蔚来、威马、小鹏等造车新势力也表示,刚退补的几天内价格不受影响。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造车新势力在过渡期期间已经不同程度地涨过价,而国内传统车企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如比亚迪、上汽荣威、吉利等,在过渡期期间仍然执行的是去年相对较高的补贴标准,从这个角度而言,后者显然进行了更大力度的“输血”补贴。

价格仍是各个品牌与车型为敏感的神经,也是各大企业博弈的焦点。这背后,其实也反映了新能源汽车尚不能完全脱离补贴的无力现实。迟迟未落地的定价策略显示,多数车企不会在补贴退坡之后直接按照相同额度提高售价,而是只会进行一定程度的提高。

换言之,市场仍需要补贴,只是补贴的提供方从政府变成了企业,如此,补贴退坡在实操中能够“软着陆”,车企也能在新一轮竞争中赢得地位。有业内人士坦言,在新能源汽车从政策导向进入市场化发展的阶段中,资金实力仍是车企之间比拼的重要筹码。

车企“花式”兜底

6月25日,是新补贴政策实施的后,大多数促销活动已经基本结束,但补贴退坡后的定价情况却“犹抱琵琶半遮面”。

“能确定的就是25号以后会退补。”李强反复强调,不清楚补贴退坡后的价格变动情况。

一家上汽荣威新能源汽车4S店的销售人士也对智库君表示:“25号之后的价格,暂时还不知道,总之会涨。”

一位在华南某省的比亚迪经销商也对智库君表示,厂商目前还没有给出新的定价策略,而是都在观望。近,上述经销商还在忙着提交去年已交付产品的申请材料,以申请2018年的国补与地补。

补贴即将大幅退坡前,各大车企此时的定价比新车上市还要微妙。“大家都在等,看对方怎么做,谁也不愿意率先出头。”一位汽车行业分析师对智库君称。

补贴是政府为了促进新能源汽车发展而提供的财政支持,按常理说,补贴退坡后终端价格直接调整就行,但在新能源汽车成本偏高、行业竞争激烈的背景下,这并不现实。

有销售人员对智库君表示,虽然不能确定终涨多少,但按照经验,一般是35%左右;另有销售人士拿一款补贴6万余元的纯电车举例,退补之后,该款车能拿到的补贴将减少4万余元,但估计终会减少2万元左右。

显然,车企短期内会在很大程度上为补贴退坡“兜底”。

6月26日,新补贴政策执行的天,上述上汽荣威新能源4S店销售人员告诉智库君:“目前油电混动车型价格还没有确定,纯电车辆的价格还是保持原先的补贴的。”

比亚迪相关经销商也表示,现在退坡的差额由厂家来补,所以终端价暂时不变。

一位经销商还透露,某车企已经对经销商承诺,他们在6月25号之前订的车,只要在12月31号前上牌,都将按2018年的补贴来补。

造车新势力限定时间“促销”

补贴退坡之下车企“兜底”,造车新势力也不例外。

过渡期的后,威马汽车率先发出了“不涨价”海报,表示“不受补贴退坡影响”;蔚来汽车则宣布,只要在6月30日前支付大定,则可以享受过渡期期间的补贴(差额由蔚来承担),不过蔚来的这套优惠只针对今年刚上市的ES6。

相比较而言,造车新势力在定价策略方面更为透明且谨慎,一方面是明确了限定期限,另一方面则是公开了后期定价策略,例如蔚来表示,ES6在7月1日起才支付大定的,就要按过渡期后补贴标准执行。

而同样是车企补贴促销,传统车企在这方面明显有更多不确定性因素,例如,某品牌尚未针对补贴退坡涨价,但其一位4S店销售“神秘”表示,“全系涨价,但近两天找我有额外优惠。”

事实上,补贴退坡、车企“兜底”并不罕见。

在过渡期期间,按照文件规定,符合2019年技术指标要求的销售上牌车辆按2018年对应标准的60%进行补贴,虽然还享有地补,但补贴已经明显减少。

而实际上,市面上仅有少部分车企调整了新能源汽车的价格,传统车企中,只有北汽新能源一款车型小幅上调了5000元,比亚迪、吉利、上汽、长安、奇瑞等车企全部实行保价政策,承担了过渡期间的补贴差价。

造车新势力同样相对谨慎,其中,蔚来汽车和威马汽车均提供了3月26日起六天的“保价”政策,4月1日开始,按照应有的补贴价格核算。

而另一家小鹏汽车则早在2 月份就调整过一次售价,当时全系三款车型分别上涨了 2 万、2.8 万和 3.4 万元,以提前应对补贴退坡,维持终端价格体系稳定。

车企面临多重压力

从以往补贴退坡的应对看,传统车企往往会在短期内降低厂商建议零售价以维持补贴后售价不变或微变,而一段时间之后,则通过配置升级的方式提高产品价格,以弥补退坡成本。

车企之所以为补贴退坡“兜底”,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相比于燃油车,电动车的售价尚未形成优势。

业内的共识是,新能源汽车成熟的标志是,能够以一个接近平等的竞争姿态站在燃油车面前,这个时间节点预计会出现在2021年或2022年。

但也有人认为这个预期过于乐观。近期,北汽新能源党委副书记、新闻发言人连庆锋表示,电动车和燃油车的成本到2025年才有望持平。

今年年初,威尔森等机构联合发布的一份新能源乘用车市场白皮书也称,当前纯电动汽车的成本主要集中在电池上面,但是根据电池成本预估的趋势,2020年电池成本相比2018年可以再降20%左右,难以覆盖补贴全部退出的影响。

这说明,对于尚处于发展初期的新能源汽车而言,补贴仍然重要。如果补贴退坡后各方无所行动,终端价格将会相应上涨,这不是一个微乎其微的数字,车企显然会失去一部分潜在用户,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企业只能自掏腰包。

当前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展势头并不稳固。近期公布的5月销量数据显示,近年来高速增长的新能源汽车已暂别高增长,进入了低速增长阶段,当月,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10.4万辆,同比仅微增1.8%,而4月份,这个数字还是18.1%。

随着汽车销量的持续下滑,燃油车接二连三进行价格下探,客观上挤压了新能源汽车的增长空间,大势所趋下,不少电动汽车也开启了打折优惠,在这种情况下,提升价格的难度可想而知。

除此以外,新能源汽车行业内部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今年以来,大众、通用等外资品牌也开始进军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布多款车型,而特斯拉国产化的日益临近更是加深了这种紧迫感。这些企业“来势汹汹”,4月,上汽大众帕萨特PHEV挺进新能源车型销量前十,而3月,特斯拉也因为Model 3的交付而挤入前三。

上述汽车分析师表示,汽车行业正在进行深刻变革,新能源汽车要在市场上真正立足,本质上还是要靠过硬的产品力和品牌力,以及规模生产下达到与燃油车竞争的成本优势。只有那时,中国的新能源车企才能脱离补贴、独立发展。

上一篇:
下一篇:
欢乐生肖 秒速快3 极速PK拾 欢乐生肖 极速11选5 秒速时时彩 幸运飞艇官网 荣鼎彩 欢乐生肖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